【九厥×子淼】故酒

*九厥×子淼  友情向
*短打有BUG 

浮珑山又下起了大雪。枝桠上被白雪覆盖,几乎看不见棕黑的树皮。
许久未下得如此大的雪了。
他立在树下,湖蓝色的长发在一片素白之中分外扎眼,却又缓和了些许原本冷清的气氛。素色的斗篷长了几尺,一点一点陷在了软软的雪里。
“你今日怎么突然来了兴致,穿起这件衣服?”
“应景啊,又暖和。”他答道,站在粗壮的树根缝隙间弯下腰刨着雪,“别光站着了,好歹你出点力,不然这酒就没你的份了!”
“能帮你自然早过来了。”另一个人笑着答道,却也还是走了过来。

正是子淼和九厥两人。
自玄武兄弟二人见面沉睡后,忘川的麻烦才算是解决了。东耳回了东海,敖炽和桫椤还留在不停,子淼苏醒不久,便和九厥暂住在他的酒庄。
只是没想到日子过得这么快,转眼已入寒冬了。
浮珑山一向是最晚入冬的,而今不知为何,不足一月便有这漫山白雪了。
也就趁着这雪,九厥想起了埋在浮珑树下的酒。埋下的时候小树妖才化为人形不久,九厥用酒逗她,结果让她醉的昏头昏脑,九厥好不容易才能把她安顿下来。
后来九厥就酿了一小坛酒。原本打算等到浮珑的第一场大雪时便与子淼桫椤共享,可雪还未等来,从天而降却的是一场缠绵了几日不断的大雨。
九厥得知消息后的那一整日,都没有再说一个字。第二日他把这消息传给了小树妖,她像疯了一样离开了,哭出的眼泪就像雨珠一样,砸在他心上。
他没有哭,一滴泪也没有流。等小树妖离开了,他才回到浮珑树下那日他埋酒坛的地方。树根仍是缠绞着,树皮被雨浸成深褐色。
最终他还是没把酒坛拿出来。仅仅因为心中妄念着不信他真的死去的事实,等着一日再共饮一杯。
少年多是潇洒客,不知年岁久难熬。
日子也没有很多不同。但总是缺了些味。
直到那时候忘川突生变故,玄武苏醒,他才偶遇见了那个本应早已灰飞烟灭的神。
天帝座下——四方水君,子淼。
相见的情景比意料的更加平淡,甚至没有过多的寒暄。两人仍是如千年前的光景,连容貌都没有丝毫变化。
“许久未见。”他看见水君向他抬手,绣着云纹的广袖像海一般广阔。

半晌后,九厥的怀中就出现了一坛酒,还是用绸带细细的系着,沾了些从树上落下的雪。
那酒香醇醇溢散出来,像要把这浮珑山的雪全染上酒香。
“不如就在此地,与我来喝个痛快?”九厥凭空化来了两个小巧的木墩,酒坛被放在雪上,把积雪压陷下去一小截。子淼也不多说,迎面坐下还半分调笑:“酒在你手里,我岂能拒绝?”
九厥哈哈一笑,把那酒坛揭了封,冽冽酒香冲向四周,浓烈而沁香。他从怀里拿出了两个小瓷碗,深青色的纹饰上已有几处细小的裂缝,可他也不甚在意,抬手便是满满斟上一碗,溅起几滴琼浆落到衣襟上。
子淼接过瓷碗,神色中多了几分怀念。那正是千年前与他在浮珑山下对酌时,他带来的那只瓷碗,没想到九厥便一直留着了。
他慢慢抿了一口,入口寡淡如清水,等咽下后才呼出酒香。埋在浮珑山顶的陈酿,自然是用的最好的酒料,都浸进了这凛冽的寒意。他越喝越觉得四肢都凉了起来,可心却愈发热的滚烫。
他又何尝不了解九厥。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底里却是什么都牵挂着的。
那时他化作甘霖福泽人间,他也知道九厥也再没去寻他,连诸葛镜君的事情也是桫椤解决的。但他也知道,九厥曾坐在浮珑山山头大醉一场,抱着树枝说醉话,说着说着就开始喊子淼的名字,让他出来喝酒下棋。四处空荡荡没点动响,九厥就踉踉跄跄地在树林里四处乱撞,最后哭的没有点神仙样。这几千年光阴他未参与过半分,却还是知道一星半点的。

九厥看着他,与从前无异。仍是端着瓷碗,仰着头把酒尽数喝下。完了还要回味一下,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两人同时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瓷碗,九厥先笑了出来,边笑还边又满上了一碗。
“这酒酿了有多久了?”子淼忽然问到,九厥斟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回答。

“直到你回来。”
“……多谢。”

风卷着雪籽到处乱窜作响,浮珑山顶却是清寂。酒在四肢百骸间愈发暖了起来,九厥一口喝尽了碗中的酒,咂咂嘴,笑眯眯地说道:
“来日方长。”

fin.

评论(5)
热度(39)

© 微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