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哗啦啦啦啦啦啦的大雨

*我是不是有几个月没有摸江周了???
*装作会起标题的样子
*一条病鱼,精神病的那种。

江波涛遇见了一个算命先生。
对方穿的实在是太敬业了,发型也整得跟一走错片场的人,江波涛就稍微停了一下脚步,多看了一眼。
“诶呀这位先生别走啊!”那人刚和江波涛擦肩而过了,结果就一反头大叫了一声,“我看你——”
“面堂发黑,黑气缭绕,恐有血光之灾?”江波涛在大街上这样被喊住也不好跑开,估计也就是算命常见的那几套,觉得还不如等他说完。
都是套路。江波涛小小地为自己的机智高兴了一把。
“不不不——”算命的人连忙摆手,“我看先生您最近有转运之势,可愿望成真。”
“啊,那就谢谢了。”江波涛一向不是很信这些事,但当做好话听听也是没有关系的。说完转背就准备离开,结果没想到又被喊住了。
“先生留步!这转运之势虽是有,但还需一件器物才行……”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带钱。”江波涛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准备强行开溜了。
“哦,那也没关系!我把这宝贝送给先生了,就当是做一件好事。”算命的人拿出一条纤细的彩绳,底端还系了一个铃铛。他把绳子递过来,一脸忍痛割肉的表情叮嘱着江波涛一定在向绳子许愿要诚心诚意,许愿以后还要时刻带在身上。
江波涛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就因为多看了一眼就被塞了条绳子。

等回到俱乐部,江波涛把那条彩色的绳子拿出来,反复看来看去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就是系着的小铃铛还挺好看的,随着手中绳子的摇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铃铛的声音一下就把闲着休息没事干的吕泊远吸引过来。
“副队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少女心了?居然买这种彩绳?”吕泊远好奇地凑过来,啧啧啧的声音又把其他人吸引过来。
“副队这可是系在手上的手绳你不会要比赛的时候也带上吧哈哈哈……”杜明挤过来仔细看了一眼,也凑热闹说了一句。“哈哈哈杜明你怎么知道这是手绳的……你暴露了,叛徒!”孙翔嘲笑了杜明之后才意识到自己get的点好像不对,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都别吵……”江波涛总算等到他们没说话可以说一句了,“长话短说,今天我碰到一算命的,他送的,说是可以许愿。这里我造福一下大家,赶快许愿,说不定真能成呢。”听完之后众人先是对江波涛的遭遇表示哈哈哈,然后就飞快的坐好在那许愿。
“记得要真诚。”江波涛看着一群双手合十对着他像是拜佛一样的人就尴尬的也闭上了眼睛准备许个愿望。
想要什么吗?似乎并没有什么此刻非常想实现的事。
江波涛觉得许愿也不能比别人落后,说不定这条绳子真的能实现美梦,自己绝对不能落下。
江波涛着急地许了一个愿望。可能这个愿望没经过大脑过滤压缩一下,直接把江波涛的思考运行系统给摧残地卡机了。
这是一个江波涛从来不敢多想的愿望,此刻突然就冒了出来,在大脑里炸开了闪亮的烟花。
大概不会实现吧。

“呃,队长呢?”许愿完的吕泊远发现一圈人还少了几个,一看发现还有周泽楷和方明华没在。
“……你们找我?”周泽楷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自己的队员们围着江波涛感觉下一秒就要磕头烧香一样。
气氛有点小尴尬。
“没什么,就是坐在一起聊天。”江波涛从椅子上起来,把彩绳不动声色地塞进口袋里。
“散了散了,训练去。”
周泽楷一脸茫然。

两天后不知道是谁在微博里转发S市一天后晚上9点会有流星雨,也不知道是哪个没想太多就转发了的职业选手,现在轮回全队都知道了这条消息。
“所以你们真打算去看啊?”江波涛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这种消息看起来就不可信。”
上午的训练一结束,江波涛就收到了吕泊远的邀请,说是要全队一起去看流星雨。
“反正是晚上9点,又不耽误训练,副队你就算是陪我们出去吃夜宵呗。”
“吕泊远你暴露了,原来你是要拉我下水吃夜宵。”江波涛摇摇头,表示自己是真的懒得去。
一直坐在旁边充当吃瓜群众的周泽楷忽然点点头,对着吕泊远说:“好。”
然后周泽楷又看向江波涛说:“你去跟经理讲?”
虽然根据语气这是一个疑问句,但说的这么肯定我怎么好拒绝?
江波涛默认答应。

晚上大家换好衣服出门就发现全队人都在,江波涛这才明白他们估计是早就预谋好了,只等着他去跟经理请假。
虽然说流星雨什么的多半不靠谱,但偶尔放松一下也不是不行。
七点半从俱乐部出发,八点半才到目的地。
江波涛惊讶地看着眼前崎岖的小路,四周已经几乎没有高大的现代建筑了,浓黑的夜色环绕着这里,只有零星的灯火在远处模糊地闪烁。
“早策划好了吧?这荒山野岭的你们早就查好路是吧。”江波涛发出一声感慨,这里虽然远了点,但确实安静,又没有高楼大厦,如果真的有流星雨是很好的观赏地点。
“没,就是我们看见转发的微博里面有人艾特了我们……然后还附上了一个特别详细的地图坐标,说这里看流星雨最好,我也是看着那人给的地图来的。”杜明解释道,“只不过我不知道那人是谁。”
这么随便不怕被人拐了吗。江波涛忍住了要对着杜明翻一个白眼的强烈想法。
几个人在杂草垛和石堆里穿来穿去才到达小山包的山顶,凹凸不平的石面很难找到一块平整一点的地方,江波涛被站在前面的几个人带的晕头转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就跟着周泽楷走了。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周泽楷已经找好了一块空地,虽然回头一看离其他人都有点远,但又不好意思拒绝。
毕竟人家现在牵着自己的手。
周泽楷埋头开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屏幕发出来惨白的光照着周泽楷的脸在一片乱石堆中显得有点吓人。
江波涛咳了一声,试图找到一个话题:“……小周,你信他们说的今天晚上会有流星雨?”
周泽楷放下手机,摇摇头说:“不知道。”然后像是在认真思考一样,沉默了半分钟又说:“没有也没关系。”
“不怕浪费时间吗?”江波涛拍拍地上的树叶就坐了下来,和周泽楷保持了一个很礼貌的距离。
“无所谓。”周泽楷说完看他也坐了下来就挪了挪位置,手臂一伸正好碰到江波涛。
江波涛坐着也不好意思再动,又觉得这样是不是过于亲密了。
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之前许的那个愿望——
不会真的能实现吧?

“快9点了怎么还没看到流星雨?喂,你们两个坐那么远干什么啊!还要不要组……”远处孙翔的喊声把江波涛和周泽楷都吓了一跳,转过头就发现孙翔被捂住嘴了,远远地就听到吕泊远对着这边喊:“队长副队你们不用管我们……”
江波涛小声地问周泽楷:“我们要不要过去?这样不太好吧……”周泽楷摇头拒绝,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手机,“还有五分钟。”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露出一个急切而又期待的表情,不禁叹了口气,这孩子估计多半要失望了。

然而流星雨没等到,暴风雨倒是等到了。
毫无征兆的大雨一下就浇了下来,几个人四处跑来跑去才找到几棵大树躲雨,四处张望突然就发现了周泽楷和江波涛不见了。
“队长和副队不会走丢了吧?”吕泊远有点紧张的问道,就被方明华拍了拍肩膀:“别担心,他们又不是小孩。” 方明华神秘一笑,“再说了,小周有自己的安排的。”

江波涛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说好的一起去看流星雨,现实却是一起去看大暴雨。
本来还准备找个地方躲躲雨,结果发现四周一片光秃秃,只有几棵小树蔫蔫地杵在那,周泽楷显然也发现了,拉着江波涛就往树下跑。
还是淋湿了。
而且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看起来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声音听着就闹心,江波涛又抹了一把脸,雨水不停的从头上往下流。
“抱歉……没想到会下雨……”周泽楷也被淋得透湿,雨水从脸上流下来,看到这张脸就没法生气了。
犯规啊!江波涛在心底呐喊,但嘴上却没多说什么。

周泽楷低着头继续说:“听说可以看流星雨许愿……”
“说不定等等就有了。”江波涛习惯性的安慰了一下周泽楷,没想到对方真的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盯着他问:“真的?”
江波涛头痛,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你是假的?
“你就这么想……许愿?”江波涛想了一阵,估计问题就出现在这上面,周泽楷肯定是有非常想完成的愿望,所以才会一直强调自己来看流星雨的。
“恩,”周泽楷点头,声音有点小,在雨中听得恍恍惚惚:“有一个很重要的愿望。”江波涛摸了摸口袋,拿出那条彩绳放在手中递给周泽楷。
“前几天有个算命的人送我的,说是可以实现愿望……我也不是很需要……你试试说不定就实现了呢……”江波涛越说声音越小,毕竟自己之前拿出来给大家许愿的时候周泽楷又不在,现在拿出来也不是一条崭新的、没有承载任何愿望的绳子了。
周泽楷愣了愣,接过了彩绳又马上伸手在裤口袋里摸索了一会,结果掏出了一根彩绳。
周泽楷手心里放着两条彩绳,一模一样。
就连系着的铃铛,也是一样的。
周泽楷又盯着江波涛。

“……所以你也遇见了那个算命的人?”
周泽楷点头。
“……他也给了你这条彩绳?”
周泽楷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看流星雨许愿?”
周泽楷把彩绳攒在手里,“很喜欢一个人,但怕他不喜欢我……”
江波涛没接话。

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穿过树叶坠落下来,滴到地上,滴到头发上,滴到衣服上。
江波涛任由周泽楷靠近,面对面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落下的声音。
还有一双温热的手把自己脸上的雨水抹掉,指尖划过脸颊,最后轻轻离开。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目光聚焦的一瞬间恍惚看见了一颗流星飞快坠落。
坠入温暖的怀抱。

“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你呢?”
“实现了。”江波涛点点头,笑着望向漆黑的夜空,正有繁星闪烁。
“我喜欢你,周泽楷。”
“我也是。”

FIN.

所以说,这都是套路【。
都是瞎扯别当真

——不要脸的分割线——
#自从去看流星雨的那天之后,吕泊远发现了队长和副队手上都带着一条一模一样的彩绳。孙翔随即也发现了,并且再次嘲笑了一次,但大家都陷入了迷之沉默。#

评论(1)
热度(36)

© 微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