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塔

*强行点题  关键词:一墙之隔
*一个披着童话皮的狗血故事
*文中所有东西都是瞎诌的憋当真
*写到一半感觉“我写不完了”中途睡着…
*其实第一次看到关键词时我觉得这个故事是be然而最后是he……我彻底背叛我原来的灵魂了orz
@江周深夜六十分

轮回王国的郊外有一座古老的塔,那里是一片密林,还有不少凶恶的猛兽出没。塔里本来是无人居住的,后来有一个公主因为惹怒了国王被囚禁在塔里,没有食物和衣裳给她,大家就都认为公主已经饥寒而亡。
江波涛是从王宫里的长辈那里听到的。只不过他现在也可以知道公主到底还在不在——他不知道为什么被国王流放,把他丢到塔里了。而且他随身只带着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套衣服和够他吃十天的食物。
听起来真是糟糕极了。但江波涛觉得还不错,至少有个人陪他啊。即使所有人都认为公主死了,但他觉得她肯定还在塔里等着人陪陪她呢。

“有——人——吗?”江波涛站在塔的最底层,大声喊着。
“人吗……吗……”回音也很响亮。
“没有人那我就上来啦!”说着江波涛沿着墙边的螺旋梯快步跑上去,不知道转了多少圈后,终于到了楼梯的尽头。
面前的赫然是一扇木门,顶上镶着一颗不算太大的夜明珠,照映出门把和门面上厚厚一层灰。
公主是不是在这里面呢?
这样贸然闯进去,是不起是不是不太礼貌呢?
思索再三,江波涛抬起手敲了敲门,礼貌的、不急不慢的三下——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太黑了,江波涛刚走进去,门就飞快的关紧了。
出不去了。他摸索着向前走,几步之后就撞到了墙上,落了一头的灰。
“额……有人吗?”江波涛机智的拿出包里的一颗小夜明珠——那是临行前方明华塞给他的,现在想起来方前辈真是料事如神。
江波涛借着一丢丢的光线找到个有小窗口的角落,拍拍附近的灰就抱着包裹坐下了。窗口紧闭着,江波涛用力一退才被打开,但没漏出一点光亮。
这时候江波涛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扇小窗正在墙边,里面却是一片黑暗。联想到公主的传说,还添了几分好奇。
江波涛对着窗口吹了吹灰,把夜明珠放在口子边,轻轻问道:“有人吗?”
没有回答。
“别怕……我是被流放到这儿的……”江波涛瞄着窗口,总感觉里面有人,“愿意陪我说说话吗?”
还是没有回答。
正当江波涛准备再凑上去说几句话的时候,窗口中却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细长发白的手,在黑暗中像一只骨爪一样悄无声息地搭在窗口,指尖堪堪停在江波涛凑过去的脸边。
确实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么白肯定不正常,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是手套。
江波涛轻轻握住了那只手。显然也不是骨头,因为它缩了一下,被抓住后还微微曲了曲想抽出去。
削瘦的真的像是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江波涛都不敢用力,生怕捏碎了这只手。
“嗯……愿意。”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墙那边响起,像是失声很久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但声音仍然好听的不得了。
惊喜之余江波涛也意识到:这是个男的的声音。于是他趁着对方还愿意搭理他的时候把那个轮回王国的公主的故事复述给对方听。
“……真的。”对方的声音好多了,咳了几声后接着说到:“额,我就是。”
天雷滚滚劈起波澜壮阔。江波涛一时间无法接受公主其实是个男的的事实。
“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江波涛如是说。

五天过去了,江波涛知道了墙那边的人叫周泽楷,是……因为喜欢一个王宫里的人,被父皇发现后震怒地派到了塔里。
“诶,那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过是喜欢一个人而已。”江波涛撑着头回答道,慢慢啃着自己的面包。
“不……男的。” 
江波涛愣了愣,“啊,没什么的。”
“不奇怪?”
“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奇怪的啊。”无比自然地回答,那边却没了声音。不久后闷闷传来一句:“想看看你。”
江波涛开始积极的思考如何打破这堵墙。他记得轮回王族是有法力的,这个人应该有办法的。
跟周泽楷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是这样——就是怕他逃出来,在把他扔出来之前就封住了他的法力。唯一能让人感到一丝安慰的是那个善良的巫师在施法是偷偷告诉了他解封的方法,还给了他一样武器。
两支短枪,是巫师早就打造好想给他的。一支叫荒火,可以打出火弹,还有一支碎霜可以打冰弹。那双手套也是专门配合这枪的,不用时枪会隐藏在手套法阵里面,需要时只要触发法阵就可以使用了。
听起来很好用,但是周泽楷自己没有法力,也触发不了法阵。
“我有呀。”江波涛离开时都没几个人知道,就算是被国王流放到这儿也没有封印他的法力。
“试试。”周泽楷伸出左手,江波涛指尖凝聚法力后才在深蓝的光芒中看见一个水蓝色的复杂法阵。
“砰!”
江波涛的手被弹开,深蓝色的光芒刹那熄灭,被尽数吞进法阵里,阵上的符文更强盛了一些。
“看来这条路不行……小周,当时巫师大人说了什么别的解开你法力的提示吗?”
“就是……要真心……”墙那边的人吞吞吐吐,还是说了出来,“要真心喜欢……”
“那你先别急……让我再想想办法。”江波涛却是没话说了,他没有见过周泽楷,这五天来也只是碰过对方的手,跟他说说话,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交流——难道要他这样喜欢一个陌生人吗?
江波涛看着四周的一片黑暗,默默叹了口气。

几天后,他发现了一个比“救出周泽楷”更重要的事:他的食物没了。
虽然说偶尔不吃东西是没有关系的,只是他法力不算高强,也撑不了多久,他现在得走出塔在附近的密林里找食物。
只不过他试着开门,失败了。
“小周,我快没食物了,你有食物吗?”
“有,”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但是……”
“怎么了?我不挑剔的,只要能吃下去就行了。”
“……亲你也可以吗。”
江波涛懵了。
“不……我不吃食物……靠着‘气’维持……”周泽楷慌忙解释,江波涛也是聪明人,一下就懂了。
“好吧,生命至上。”江波涛深吸一口气,把脸贴上墙壁,鼻子以上全被挡住,眼睛盯着墙壁走神。
显然对方也犹豫了很久,当江波涛快要保持这个姿势黏在墙壁上时,嘴唇上就一凉,一股凉气从唇缝中冲进口腔,像是带着花草清香的饮料,被江波涛慢慢咽下。
因为墙壁的原因,两人只能浅浅贴着唇瓣,被墙挡着无法靠近。
——为什么会就这么相信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还想再靠近?
两个人飞快的转过头,抵着墙壁陷入沉默。
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江波涛开始想,是不是自己对他有那么一点好感了。
周泽楷看着自己手套上那个隐藏着碎霜的法阵上已经开始覆上了一层薄冰,却什么也不敢说——巫师是还有提示的,因为怕他被不怀好意的人挟持,如果被不是真心喜欢的人触碰法阵,法阵就会逐渐释放出法力,把他冰封起来,让他沉睡时不会被任何攻击伤害。
他当时怎么就这么草率,毫无思考的伸出自己的手。
因为墙那边的人的声音真的是太熟悉了,连名字都是一模一样。
他喜欢的人。那时候他还是王子,一次偶然遇见了他,那时候他不善言辞,别人都不愿意带他玩,只有那个男孩懂得自己的意思,愿意和他说话。然后他们常常约去游玩,久而久之,周泽楷就感觉自己非常依赖这个人了,还带着一点点的喜欢。
后来,他向父皇坦白,结果被一气之下丢到这里。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他还记得他吗?也许不记得了,连他声音都没听出来。想到这里又有些沮丧,但当他说没食物了自己还是无法控制的说出了那个方法。
他想让他活下去,即使这样会换来他法阵冰封的速度加快。
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周泽楷再睁眼时,左手边的墙壁上已经留下了绚丽的冰花。自己的左手还能动,但怎么摸起来都感觉是块冰了。
那至少……告诉他自己是谁吧。

没想到先开口的是江波涛。
经过一天的思考,他觉得这没有什么,他也说过了,喜欢一个人没错。
他喜欢周泽楷,而且不是盲目的喜欢,是带着一种刻进骨子里的熟悉。
他把自己小时候和一个朋友的故事讲给周泽楷听了。
那个朋友叫沐白——听起来就像一个假名字,但他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很熟悉。
周泽楷,沐白。
“……我觉得他是不是喜欢我?小周……你听到了吗?”江波涛随意问道,却没想到那边的人沉默了。
周泽楷没回答。
现在他肯定了,就是他没有错。那时候他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就编了个名字,如今这个故事重被提起,他自然就知道了江波涛就是那个人。
“……还是说沐白?”
周泽楷闭上眼,不敢回答。
明明想要大声告诉他,想要说喜欢你,想要陪着他一辈子。现在好了,被发现欺骗,被发现自己的喜欢,被发现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就像什么也没准备好,穿着睡衣就上战场,第一个就被挑翻,被剑刺穿。
冰沿着手臂爬了上来了。地上、墙上冰花开始肆意地绽放,把漆黑的屋子忽然点亮,四处都是明亮的蓝色和白色。
周泽楷勉强伸出左手,放在窗口。
“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吗。
没有回答。
周泽楷感觉冰已经覆盖到了脸边,忽然就停下了。左手一重,紧紧握住才发现是熟悉的枪柄。
然后伸出右手。
碎霜,荒火。
“先把这堵无聊的墙给打爆吧。”
周泽楷收回手,从墙角站起来,右手举起荒火,扣动扳机。
火焰穿过了冰霜,直接把墙灼出一个洞。最后江波涛看到,一堵薄薄冰墙后的周泽楷。他伸手握拳,打碎了冰墙。裂纹蔓延开来,瞬息间变成一地的碎片。
“沐白。”
“我……”
“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说里面是个公主了。”江波涛笑出声来,弯下腰捂住了嘴。
周泽楷穿着赫然是一身公主裙。虽然有些破旧,但也不能无视裙边的蕾丝。
周泽楷无比怨念的看着江波涛。
“所以你说,巫师叫你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
“他说女孩子安全。”
轮回王国的女孩子比较少,所有以是特别保护的,这点大家都知道。
“哈哈……巫师大人……有趣……”江波涛看着周泽楷一身长裙配着已经过肩的乌黑头发,越想越好笑。
“嗯,方前辈确实主意很多。”
“什么?方……方前辈?”
“方明华前辈。”
江波涛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但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两个人一拍即合,心领神会,无比默契的,跑路了。

“陪我回去。”
出来后江波涛再次感受世界的美好,走路都悠闲了一些。
“那你父皇那里怎么交代?不会又关进来吧。”
“不。这个法阵,”周泽楷指指自己的手套,“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会被冰封起来。”
“方前辈的主意?”
“……是的。”
江波涛回想起自己也没犯事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被丢到这里,还是方明华传国王的命令,然而并没有什么证据表明这就是国王的命令……
哦凑被坑了。
江波涛终于明白了,这是个坑。
巫师大人挖的坑。
“不对……那难不成方前辈早就知道了我们的事?”
“我先跟他说的……”周泽楷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江波涛小心的补充道。
“……”江波涛也觉得一定要回去。
两个人保持沉默走出了森林,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方明华。
“我猜你们也得出来了,不然我要去救人了。”方明华笑的一脸灿烂,有一种“终于做完一会好人”的感觉。
“谢谢。”周泽楷看着方明华,又看看江波涛,忽然不好意思起来。
“那我带你们回去咯。”
江波涛回头看着密林隐秘矗立着的塔,忽然想到,当初要不是他好奇找到了那扇窗户,或许就没有现在的事了。
也幸好,最后那扇墙终于倒塌了。

“来小周我背你回去,你这么久没走路别扭伤脚了。”
“好。”
“禀告国王,有人求见!”
“女儿?”——毫无自觉的国王。
“……”——正拎着裙子的女儿。
“国王我就说了他们肯定会在一起的,来,把赌输的钱给我!”——为了一个赌注当了一回月老的巫师大人
“什么?”——累感不爱的赌注。

END
*泽→氵                   →氵木  白→沐白
  楷→木  比   白      ↗
*终于写完了……吐血
   

评论(7)
热度(43)

© 微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