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六月初二

昨天上午出门才发现没带钥匙,吃完早饭后就沿着小学旁边的农村小道散步。
路边是大片大片的田地和池塘,有几个妇女正站在藤架旁边,掐长豆角。
她们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长豆角的顶,指甲往指头上一戳,“嘎吧”清脆的一声豆角就掉下来了,她们再用左手抓着,最后握着一大把。

我再往里走。
最近一直在下雨,路上泥泞,有的地方都没法过,只能踩着杂草和碎石块小心翼翼的走。
向山头走,路过一户人家的时候,他们家的狗狗就开始大叫。
我正好抱着速写本在画路边的野花野草,那户主人出来,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说散步。
他挠挠头,转身走了。
我慢悠悠地继续往某个方向走。

放假了,整个人松散下来,但生活却意外的充实。
可能自己就是这种性格,越是他人空虚的日子,自己独自过得还小有滋味。

评论
热度(3)

© 微淼 / Powered by LOFTER